跟小草类似的app

败军回营,冒顿很快就把收拾东西准备搬家的命令交代了下去,不过那么多人口和牲畜的转移,显然也不是一天就能弄好的,大家逃亡了好几天的时间,怎么也要休息一下。

对此冒顿也不甚在意,在他看来,光是处理战俘和缴获就够汉部落忙一阵子的了,他们再快也不可能在两天之内追过来,至于两天之后,他早就带人跑了。

位于湖畔的大本营中,逃回来的男人们有的在帐篷里休息,有的选择出去放牧,女人和孩子有的在收拾家中的生活用品,为搬家提前做着准备,最惨的莫过于那些男人战死的家庭了,妇女们都掩面哭泣,忙活着吊唁亡夫,不过哭过累过了还要忙着收拾东西或者放牧,毕竟日子还要过下去。

到了傍晚时分,外出的牧民纷纷驱赶着牛羊回家,将牲畜都赶到栅栏里关好,这才回到帐篷内准备吃食,明天就要启程了,这将是他们在这里居住的最后一个夜晚。

然而也就在此时,漂泊在湖面上的那艘五桅炮舰,也开始再次扬帆启航了。

“黍指挥,为什么我们白天不走,偏偏要晚上前去呢?”

看着刚刚升起的船帆,伏波号的舰长还是疑惑的问道。

“你是不是傻,我问你,我们这次的目标是什么?”鼠大没好气的反问道,他实在是觉得首领给他挑的这个舰长不太聪明。

“冒顿大本营的牧民?”

舰长被鼠大骂了一通,倒也不恼,他确实是运输船调过来,对战事不是很懂,可现在首领既然让他当了军舰的舰长,那还是趁早多学点东西为好,不然谁知道什么时候首领就把他换了。

这是个机遇,只要自己能把握好,那么多个汉部落第一海军旗舰舰长的履历,以后飞黄腾达还不是指日可待?

所以只要能学到干货,就算被骂上两句他也无所谓。

邻家姐姐初长成

“那我再问你,牧民白天会待在家里吗?”鼠大再次反问道。

“哦——我明白了,黍指挥的意思是,牧民白天放牧不在家,我们去了只会提前暴露目标,所以要等到晚上,牛羊入圈,百姓归家,到时候再悄悄过去将他们一网打尽,指挥真是厉害啊!”舰长恍然大悟的赞道。

“行了,少拍马屁,你现在赶紧去安排人手,准备侦测岸边的水深,这次我们要尽可能的靠近岸边,但是还不能让舰船搁浅,这样才能发挥出火炮射程这一最大优势,尽可能的扩大战果,好好干,做好了少不了你的功劳。”鼠大再次安排道。

“是,指挥放心,保证完成任务。”

伏波号在湖面上飞速行驶,从黄昏一直走到日落,等天完黑下来的时候,时间已经差不多到了晚上七八点的样子。

大船在距离岸边几公里的时候就开始停船,然后放出了几只小艇,让水手们用桨划着小心靠近岸边。

小艇借着浅水区芦苇的掩护,悄悄的靠近了湖岸,然后便有水手放出铅锤,一下一下的测量着水深,等摸清了足够大船活动的区域后,他们便沿着浅水区插起了竹竿,上面又绑上了绳子,最后又在上面挂了几个电石灯当作参照物,以防大船过于靠近岸边被迫搁浅。

深水线的标记距离岸边足有三百多米的距离,牧民的帐篷也不可能紧贴着岸边,所以岸上的牧民根本不可能用肉眼辨别那些灯光,可这却瞒不过时刻守在羊圈旁的牧羊犬,在电石灯挂上没多久后,就有牧羊犬跑到了岸边嗅来嗅去,还冲着湖面叫唤了几声,不过也并未引起牧民的注意。

而刚刚测完水深的小艇,也连忙向大船停泊的方向划了过去,不过他们并未上船,而是在下面提着灯引领大船向岸边前进。

并未部张开的风帆推动着大船缓慢前进,找到合适的角度然后转弯,最终将船身平行于岸边,缓缓的靠近了那些挂在水面上的吊灯。

黑漆漆的夜晚,一艘庞然大物陡然靠近了冒顿的大本营,原本就惊疑不定的牧羊犬们顿时向着湖面狂吠起来。

营地里的牧民也终于被惊动了,拿着弓箭提着长矛就从帐篷里钻了出来,连续逃亡了好几天,他们还真怕汉部落会再搞一次突袭,然而等他们看清牧羊犬的警惕方向,顿时又皱起了眉。

湖面?湖面上有什么?

而那些先前经历过汉部落从水上突袭的牧民,则是立刻惊慌了起来,有人立刻举着火把在营地里大喊大叫着预警,还有人甚至吹起了战时报警用的牛角号。

一时间,整个大营内都乱作一团。

“不好了,汉军从湖里过来了。”

呜呜呜——————

冒顿顿时被惊醒了过来,连忙抄起身旁一把缴获的钢刀,挑起帐篷的帘子就大声质问道,“发生了什么事?汉部落打来了?”

“首领,快跑吧,汉部落从水上打过来了。”

“你说什么?!你看到他们的船了?”

“没,没,没看到。”

“那你瞎叫唤什么?”冒顿顿时没好气的踹了那人一脚。

“是他们都这么说的。”那人被踹倒后顿时一阵委屈,忍不住辩解道。

冒顿没有搭理他,连忙穿好自己的衣服,拿上武器让人给他牵马,然后又让自己的亲信去岸边看看情况。

而在湖面上飘着的伏波号战舰,上面也是黑漆漆的一片,根本没有点灯,就怕被岸上的牧民提前发现,可他们还是低估了那些忠诚的牧羊犬。

离着岸边还有很远,鼠大就已经发现岸上乱作了一团,他知道肯定是暴露目标了,干脆也不再隐藏,立刻让人点起灯火,船头向南,平行于岸边缓慢行驶,同时打开右侧的部舷窗,将六十门火炮都推到待发位置。

弹药都是提前装好的,就是为了能够在抵达的瞬间发射最大火力,争取在敌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造成最大的战果。

下一刻,随着鼠大在艉楼指挥台上一声令下,下面的三层火炮甲板便一门接一门的响成一片。

标签:
Previous post
Next post